一鹤遑遑

爱好比较广泛 (●--●)

产粮慢!产粮慢!
产粮真的比较慢!!!

圈地自萌
不接受撕逼

不喜欢强求
只求这个圈子能有一隅不被打扰

男你 【楚留香手游系列】你的血是甜的01

*练手之作   请勿深究*
*博君一笑 承君一耀*
产粮比较慢╮( ̄▽ ̄"")╭
*私设可能较多*
欢迎捉虫和指教!!!

楚/方

·大概就是大家身处于一个血族、猎人等族群并存的大陆,而你只是一个弱小却不软弱的人类·



『楚留香— 吸血鬼猎人』

当我拥抱你的时候,我才察觉到生命是如此美好。

你无力地跪坐在暗红色的地毯上,纯白的纱裙破烂不堪,身上的鞭痕明显可见,双手被粗实的麻绳勒出了紫青的痕迹。
你闭上双眼,面前丑陋的吸血鬼们之间的对话被你抛在脑后。周围漆黑一片,似乎和你遇见楚留香的那天重合了。

黑乎乎的天上,月亮被遮掩得透不出一丝光。就像此刻的你,只能依靠求生的本能向前奔跑。身后追逐你的生物是你曾经以为只在书里出现的吸血鬼。
前面昏黄的灯光让你明显意识到你已经无路可逃。你转过身抵着墙眼看着朝你亮着獠牙的生物慢慢逼近,好似在享受你最后的挣扎。

你绝望地闭上眼,拽紧双拳。你还没有报答养育你的福利院院长,你还没有和好朋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你还没有把初恋交代出去呢……
“啊”一声痛吼撕破了寂静的夜,你立马睁开双眼,刚才还在张牙舞爪的吸血鬼已经不见了踪影,地上只有一摊血水。

那是怎样一个人啊,你想你大概此生都不会忘记这个画面了。面前的男人,利落地收回泛着银光的匕首,看向你。他狭长的双眼、英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在此刻都让你感觉到希望的律动。
“来,手给我” 他的嘴角上扬,明明十分冷俊的面孔此时却像是风吹过一样的温柔。

就像小说里的英雄救美剧情一样,你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不,或许可以说是爱上了他。然而你只知道他叫楚留香,只知道他的职业特殊。
楚留香无疑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着迷的男人。就像你每次赖着楚留香时,看见楚留香的女同事们明地里对他搔首弄姿、暗地里对你冷嘲热讽,都让你气得牙痒。
只那一次被楚留香撞见时,他上扬的嘴角难得的垂下,揽住你的肩轻吻你的嘴角,“她是我的老婆”。

确认关系后,楚留香说,他是一个吸血鬼猎人,他身上背负着许多鲜血,他害怕你受到伤害。
你们的热恋期很短,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让你常被好友打趣。

脖子上传来的疼痛让你渐渐清醒过来,你冷漠地看着面前掐住你的吸血鬼,对言语里的羞辱并不甚在意。你只担心楚留香是否会受伤。
“砰” 子弹擦过吸血鬼的手,你顺着光看去,平日里风度翩翩的楚留香此时身上沾满血污,肩膀处还渗着血。愤怒的双眼从吸血鬼的手移到你脸上时顿时温柔了起来。
“别怕,我来了”

即使身受重伤,楚留香在与几个吸血鬼的交手中仍游刃有余。你焦急地盯着战斗中的楚留香,就怕一眨眼就倒下了。
楚留香是吸血鬼们最怕的最强猎人,你当然知道。只是如果这个称号是这样换来的话,你希望他是一个普通人。

颤颤巍巍的楚留香解开绳子,把你紧扣在怀中。你趴在楚留香怀里轻轻地啜泣。楚留香听到你的哭声立即把你松开,捧住你的脸,着急地询问你哪里疼。
你只是摇摇头,断断续续地问他疼不疼。楚留香又抱紧了你,“我们结婚吧!”。




『方思明— 血族伯爵』

你的血液如此甘甜,我却舍不得让它从你身上流走一滴。

这一群少女都是被抓来做血奴的;需要血奴的吸血鬼地位很高;而且这个吸血鬼有病。这些是你在被关在地下室的第二天得出的相关结论。
你被抓来的时候,地下室已经有十多个少女狼狈地缩成一团挤在离门口最远的角落里。如今这地下室竟只有五个人在墙角里互抱着取暖了。

“怎……么办,一会儿……又来抓人了”里面年龄最小的女孩儿抱着你胳膊哆哆嗦嗦地询问。本该是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的年纪,现在眼里却装满了恐惧。你拍拍她的头,又轻轻抱住她。

“啪嗒”地下室涌进不少光亮,你周围的女孩子们开始尖叫着求救着。当为首的吸血鬼发出嘲笑的声音时,女孩们反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是身体还抖个不停。
为首的吸血鬼审视着这个地下室里的所有女孩子们,你的心情并不好,因为这让你感觉像是货物一样,等着被挑选。

抱着你胳膊的小女孩被那个吸血鬼一把扯过去,身后的吸血鬼见状便立马押住了她。你愤然起身对着最前面的吸血鬼,拉住小女孩,“我可以换她,我先去”。
为首的吸血鬼并无生气的迹象,只是讽刺地笑出了声“无所谓,最后都会成为食物”。
你顺从地被押走了。

你实在太好奇了,此时你被押跪在客厅的地毯上,衣着华丽。因为在此之前,这些吸血鬼竟然让女仆伺候你洗漱、换衣服、打扮。
“登登登” 皮靴踩在地上的声音,一下一下地和着你的心跳。刚刚还在四处打量着,此时你却盯着男人的脸一时停滞了呼吸。

世上真的有如此美丽妖娆的人吗?你以前不知道,今日你却见到了。当你回过神来,那一双毫无波澜的红色眼眸却深锁住你,让你无法逃脱。
他微微抬手,押着你的吸血鬼拿出匕首划过你的手腕,鲜血一滴不漏地被另一个吸血鬼接到高脚杯里。只见那个俊美的男人身形一晃,难耐地微闭上双眼。

你眼看着那高脚杯被装满,眼前发黑。你不知道的是,当你快要倒下时,那俊美的男人一瞬间便接住了你。
当你醒过来时,你感觉到身下的床褥十分柔软,摸摸手腕,竟然被包扎了,立马起身却看见那个俊美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盯着桌上的那杯源自于你身体的血液,意味不明。

“我是方思明,你是谁?”男人把视线移向床上的你。你看着方思明的脸鬼迷心窍地把自己的来历身世交代地清清楚楚。
方思明看着迷糊不清的你嘴角上扬,那双毫无情绪的双眼难得的布满了笑意。

你被这笑容晃花了眼,你想你完蛋了。方思明转过身拿起高脚杯,品尝了起来,一滴不剩。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感觉到喝完这杯血之后,方思明的身体明显放松了,周围的气场也温和了不少。
方思明放下酒杯,舔了舔嘴角,这明明十分普通的动作,在你看来是百分的诱惑。你不禁红着脸捂住了双眼。

方思明被你这可爱的动作明显逗笑了,笑着拉过你受伤的手,慢慢拆开了纱布,你还沉迷在方思明的笑容里不可自拔。
手腕上湿热的触感让你回过神来,你便看见方思明在舔舐着你的伤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你像是被电了一下。

后来你便在这宅子里住了下来,只是你人类的身份在宅子里好像被十分瞧不起。不论是小女仆还是侍卫都给你暗地里使过小绊子。
不过自从有一次被方思明发现,你便成了这里第二尊贵的人了。

当你又一次被嘴里的饭菜咸得皱起了眉头,你走进厨房倒掉了碗里的饭菜,被对面的方思明揽住擦了擦嘴角。
“厨房里的所有人领罚,全部换掉” 说完便牵着你的手走进了卧室。

不知道为什么,你和方思明的生活极其和谐。你知道方思明是血族伯爵,你知道他喝其他人的血都会喉咙剧痛除了你的血,你知道之前的女孩们都只是被消除记忆送回去了,你知道他很多很多。
可是自从第一天,方思明从没喝过你的血,你害怕,你知道他是纯血,但你仍然担心他会因此而痛苦。

可是你不知道方思明同样也在烦恼着一件事。此时方思明倚靠在花园里的遮阳伞下,把你拥在怀里看书,而你明显能感觉到他在走神。
你转过头盯着方思明,抬手想要抚平紧皱的眉头。你知道他在苦恼着什么,因为你无意中在书房曾看到一本摊开的十分古朴的书,里面记载了一个个血族先祖与人类相爱的故事,却大多都以悲剧收场。

人类短暂数十年的生命与血族不老不死的漫长岁月相比实在算不上什么。这个本该无解的问题却有人帮你做了选择。

只是现在你真的很想笑,人类豪门利益争夺的戏码也会在吸血鬼群体上演。虽然你不知道他们想从方思明那里争夺什么,但你真的很讨厌这种只能拖累方思明的无能为力。

微风和煦,阳光正好,明明你和方思明应该在这片薰衣草地牵牵小手亲亲小嘴儿,可结果却是面对着一大批吸血鬼不要命的攻势。
方思明身上已有了多处血痕,而你被他护在身后毫发无伤。你不甘示弱,拿着方思明送的银质匕首挥舞着。

成批成批的吸血鬼已然让方思明应付不来,更别说还有特制的武器。你还是被杀红眼的吸血鬼给伤了。方思明揽住你向后倒的身子,面目冰冷不已,只给急忙赶来的手下留下一句“一个不留”。
又是那张柔软的床,方思明的气味儿包裹着你,你只觉得好像没有那么疼了。

“伯爵,夫人是人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成为成为血族” 管家说完这句话便体贴地关上房门退下了。
方思明是知道的,可是方思明害怕啊,害怕你承受不了这永无止尽的生命,害怕你失去阳光,害怕你成为世人眼中以血为生的怪物,害怕再也看不见你的笑容,但方思明更害怕失去你。

这是方思明第二次喝你的血,嘴里的甘甜却仍旧无法填补内心的悲伤。初拥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的,方思明见过太多初拥失败而沦为怪物的人类。此时看着你发抖的身体、发白的脸,方思明轻轻把你拥进怀里亲亲你的额头和眼睛。

当你意识有些许清醒时,你感觉到方思明把你箍得紧紧的。你摸了摸方思明的眼睛,笑了笑。
“傻瓜,就算是变成吸血鬼又怎么样,只要是你,生命永远都不够!”
“是,只要是你,也只能是你。”方思明听着你的言语越发抱紧了你。



本来是短篇结果一写就收不住笔
好了
现在发现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感觉太废话了
整个故事的逻辑把握不够
哎继续加油吧
依旧感谢看到这儿了




评论(7)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