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鹤遑遑

爱好比较广泛 (●--●)

产粮慢!产粮慢!
产粮真的比较慢!!!

圈地自萌
不接受撕逼

不喜欢强求
只求这个圈子能有一隅不被打扰

男你 【恋与F4】山水几重在心间 02

*练手之作   请勿深究*
*博君一笑 承君一耀*
产粮比较慢╮( ̄▽ ̄"")╭
*私设可能较多*
欢迎捉虫和指教!!!


由于四篇一起发
一直闪退卡住了
所以分四次发来了





『白起 — 侠客一行醉东风』

两重山水在心间,三重风雨拂衣暖。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往日待字闺中的少女们今日捻着粉白的手帕,结伴躲在街边嬉笑着偷看几个提着灯笼路过的俊俏小哥。

不时就已有一些男男女女成双成对,或往迎夕湖漫步而去,或为对方挑选着面具,或猜上了谜只为博佳人一笑。

白起坐在屋顶上,一只手斜搭在曲起的膝盖上,另一只手摩挲着有些破旧的剑穗。脚下的小楼是小城里最高的建筑也是最中心的位置,此时坐在屋顶上,小城里的灯火轻易便能收进眼中。

入眼的那对男女似乎正在为猜谜而烦恼,只见女子一手提着精美的灯笼,一手轻轻推着旁边男子的胳膊,被催促的男子也不着急,低头朝那女子微微一笑。

白起记得自己和你也常如此。山谷中的日子虽然自在,但是于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少男而言,也真真是几分折磨。特别是每逢师父抽查功课的时候。

男孩子似乎总是喜欢舞刀弄枪,对于读书练字这些事儿格外不上心。白起更是讨厌呆在书房坐得端端正正。

虽然师父要求两人都要学习武艺,但架不住师叔的软语,因此你只需练好轻功,而白起作为师兄便要练将武功至出神入化、奇门遁甲皆通的地步了。

照师叔的话来说,你作为师妹,只需轻功独步就可,遇事能逃跑能拖延时间等师兄前来便好。每次白起偷懒掏鸟窝的时候,师叔总是扔下一句话就翩翩而去,“到时候师妹跟人跑了可别哭”。却也总能治住白起。

扯远了,说到背书。每回轮到白起背诵文章的时候,总是趁师父一个不注意,朝你眨眨眼睛。你也苦着脸着急地做着手势,生怕白起看不懂的样子。这商量好的暗号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旁的师父也并不想去深究。

那时候你好像从未发过脾气。

不,或许是有一次的,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山谷中四季并不分明,就算是冬天,温度也还不至于让人受不了。可是那次的冬季异常寒冷。

白起冲进来的时候,你裹着暖和的被子睡得正香。睁开眼便看到白起那笑的有些过分的脸。

迷迷糊糊地眯着眼坐在床沿,任由白起伺候穿上厚实的棉衣又系好毛绒的披风。看着你发髻上绑着的铃铛发饰,真好看,白起忍不住得意了起来。

脸上冰冰凉凉的,你瞬间清醒,看着在院里跑着圈儿的白起,忍不住笑出了声。

白起接住一粒雪花,连忙捧起,跑到你跟前,低头一看,却已经融化了。这是山谷里的第一场雪,这也是两人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雪。晶莹剔透,纯洁无暇,古人诚不欺我。

白起把你拉到门口暖和的位置,给你戴好绒帽,自己却跑进雪里用那双还不足以顶天立地的手接住一片片雪花。

第二日,师父师叔气得够呛,因为白起发起了高烧,脸蛋儿烧的通红,而被白起拉出门的你却健康得很。你和师叔忙里忙外地为白起熬药、擦脸。师父却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旁喝着茶。

退烧后,白起便迎来了你的一通乱骂,骂着骂着连自己也骂了进去。怎么办,哄着呗,自己的师妹当然得自己来哄。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后,白起也不禁眼含笑意。

那对男女此时已拿着店家赠送的花灯站在了湖边,看着前面一对对璧人放走花灯后,虔诚地闭上了眼许着愿。

原来还要许愿的。

白起看着湖心漂着的一盏盏五颜六色的的莲花灯一动不动,愣愣地,灯芯晃来晃去地并不十分明亮,却直直晃进白起漆黑的眼眸深处去了。

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向来调皮的白起蛊惑着他那可爱的师妹,你脸上的纠结逗得白起笑着轻轻揉了揉你的小脸儿,软软的。

白起牵起你的小手,另一只手紧紧护着怀里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即使路上你几次把疑惑的目光投向怀中鼓起的包裹,白起也忍住了打开的欲望。

走到河岸时,夕阳已经落幕,四周已经越来越黑了。白起让你掌好灯,才舍得打开包裹铺在地上,拿起一个小蜡烛,从你手里的灯借了火,放在花座上。

白起拉着你走近河边蹲下身,大手包裹着你的小手,将那盏红色的莲花灯推向河面。而后白起转过头来盯着你,眼里的光一闪一闪的,像是在邀功。

河面波光粼粼,倒映着河边的两个小人儿依偎在一起,男孩子的笑声时不时飘荡在风中。

这个七夕节真的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即使在这样一座小城里,也好不热闹。

白起干脆利落地在屋顶躺了下来,心里满满地装着一个人的时候,那楼下的欢笑窃语声也并不会让他感觉到孤独。

还有一天,回去后,看到包袱里的新奇玩意儿,你肯定高兴。


感谢看到这儿
点主页看其他三人
结合食用,效果更佳哦



评论

热度(7)